//

此次627八仙塵暴事件是”大量傷病患事件”, 總共有498人受傷, 超過260人住加護病房。什麼大量傷病患事件?當多人受傷,而醫療資源無法即刻滿足病人需求時, 就叫做大量傷病患事件。此時醫療資源最有效運用就非常重要,醫療人員的奮鬥目標是…

Posted by Yi-Kung Lee on Tuesday, 30 June 2015

What It Is Like To Go To War

http://www.policemag.com/blog/patrol-tactics/story/2015/04/ptsd-breaking-the-silence.aspx

“Death, destruction, and sorrow need to be constantly justified in the absence of some overarching meaning for the suffering. Lack of this overarching meaning encourages making things up, lying, to fill the gap in meaning. I’d never been able to tell anyone what was going on inside. So I forced these images back, away, for years. I began to reintegrate that split-off part of my experience only after I actually began to imagine that kid as a kid, my kid perhaps. Then, out came this overwhelming sadness—and healing. Integrating the feelings of sadness, rage, or all of the above with the action should be standard operating procedure for all soldiers who have killed face-to-face. It requires no sophisticated psychological training. Just form groups under a fellow squad or platoon member who has had a few days of group leadership training and encourage people to talk.”

http://touch-moments.blogspot.nl/2015/06/blog-post_18.html

这篇blog提及三个原则:

1. 安抚自己

面對受害者,我們有太多的不捨跟眼淚,不是急著「追究責任與賠償」,而是先「暫停」一下,五分鐘、或是十分鐘,跟您的配偶、伴侶一起整理一下自己的感覺。

2. 承认生命是充满未知的,包括养孩子这件事

3. 和子女谈及伤害和死亡,建立连接并避免不当信息

几个原则:

  • 不要谈及令人惊恐的细节,例如几刀、抢救的情形、凶手有多变态等
  • 针对事实进行描述,例如“有一個小朋友一個人去上廁所的時候被躲在廁所的壞人殺死了”
  • 不要回避谈及死亡,不要用“去见佛祖了”之类的代语
  • 告诉孩子你爱ta,所以请ta保护好自己

4. 协助孩子建立保护自己的方式

而不是禁止孩子接触外面的世界

當放眼望去只有自己跟配偶是有保證的人,不會傷害孩子,看老師也覺得老師會霸凌、看同學也覺得同學會欺負孩子、看陌生人都覺得要拐自己的孩子、上廁所的他人都有問題,這樣父母肩上的壓力也未免太沉重。而且對孩子來說「這個世界是充滿危險的」、「所以我最好不要引人注意」或因此都不要跟陌生人講話,這些禁令會綑綁了孩子,讓孩子難以伸展跟探索,這樣的狀況往往反過來會增加父母親養育的壓力。

這樣關係的壓力鍋並不是一件好事,讓彼此都無法呼吸。

5. 建立自己的信任网络,彼此协助。而不是一直逃避。“築高圍牆、大門深鎖、不跟陌生人溝通”

這世界上一定有喪心病狂的人,但,你的冷漠與忽視跟漠不關心,會讓你身邊那些原本可以支持你、擴張的安全版圖縮小。同時,那些原本可以不會用這麼激烈的方式表達憤怒與被忽視的痛苦的人,會因為一次又一次的人際失落、詢求協助失落、自己難以獨立解決問題而變成不定時炸彈。

我只是想起關於大腦圖像與暴力基因的那個研究,研究者震驚於自己與殺人魔有類似的暴力基因、但他沒有成為暴力者的那則報導;其中同理心、與他人的正向關係成為保護因子、使他安然成長。反觀現在的環境、讚頌個人決定勝者王敗者寇、一個同理像是傻瓜會吃虧、跟他人的關係充滿競爭與奚落的社會、保護因子少了、誘發的機會多了。

关心他人,即是在构筑自己的信任网络,也是在减少暴力产生的诱因。

網路追蹤的定義

簡而言之,網路追蹤就是線上追蹤。其定義為使用技術 (尤其是 Internet) 騷擾他人。常見的特性包括不實指控、監視、威脅、身分竊取,以及資料破壞或操蹤。網路追蹤也包括剝削未成年人,可能是關於性或其他方面。

騷擾可能有許多種形式,但是常見的特性是不必要、不勝其擾,而且通常是非法的。網路追蹤使用電子郵件、即時訊息、電話和其他通訊裝置追蹤,不論是性騷擾、不當接觸或就是令人不安地注意您的生活和家人的活動。

网络跟踪的动机

网络跟踪通常伴随着实际上的跟踪。这两种行为都是犯罪。他们共同的动机都是想要控制、亲近或者影响受害者
——有可能是寻求浪漫关系、尝试修复关系、尝试报复、或者出于想象中的浪漫关系或亲近、或报复实际上的不平等待遇、或对特定族群无法容忍、或者只是随意攻击。
跟踪者也许是一个陌生人,或者是你认识的人。
这个人可能会匿名进行这种行动,也有可能拉拢完全不认识受害者的人一同进行攻击。

网络跟踪的常见方式

意图不实指控。即网络诽谤,在个人网站或公共编辑平台、或聊天室上发布不实信息,试图损害受害者的名誉、或者引诱他人攻击受害者。
意图收集受害者的个人资料。网络跟踪者会试图接近受害者的同事、朋友、家人,以获取受害者的个人信息,也会试图雇佣网络黑客获取这些资料。
监视受害者的网络活动、追踪他们的IP地址,以获取受害者的资料
鼓动他人骚扰受害者。网络跟踪者也许会声称受害者伤害了他或他的家人,然后发布受害者的名字和电话号码,鼓动其他人进行骚扰。
不实受害指控。网络跟踪者会指责受害者在攻击或攻击他/她。
针对信息和设备的攻击。即向受害人发送病毒。
违背受害者意愿订购产品和服务,包括利用他人的姓名地址订阅不适当杂志或物品,并送到他人的办公室中。

网络跟踪的法律制裁

网络规定在不同国家的反跟踪、反诽谤、和防止人身伤害的法律制度下。这是一种刑事犯罪。一旦定罪,有可能导致禁止令、监禁、或者人身刑罚,包括入狱。

预防措施
http://www.haltabuse.org/resources/online.shtml

如果骚扰已经发生

如果你不幸遭到网络骚扰,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向该骚扰者所使用的ISP进行举报。
如果这个办法根本不可行,或者没用,最好的办法就是更换你的邮箱以及所有的网名。WHOA的报告显示,在2001年和2002年,80%报告的案件都采用这样的办法得以解决,17%是通过司法执行解决。

1.
一般来说,和骚扰者沟通是不明智的,因为这暗示着你允许骚扰者继续骚扰你。
但是,在记录中加上一条“不要在未来以任何方式联系我”是明智的。
你不需要解释为什么。也不要拜托任何人以你的名义去和骚扰者联系。在这个之后不要回复骚扰者。
有时候用这个去和ISP(网络服务供应商)是有用的。
骚扰者一般会指控受害者在伤害自己。但既然你不再与骚扰者联系了,你就不可能成为攻击者。

2.
保存一切证据,例如信件、电话和网络聊天记录。
不要删除聊天记录。而且不仅仅保存在电脑上,打印一份出来保存。
用塑料袋保存信件,以免破坏指印。

3.
如果你认为自己的人身会受到伤害,联系警察。
和可信赖的人或者合适的第三方报告自己的遭遇,例如聊天室管理员、即时信息工具管理者、网站hosting、邮件服务商。
WHOA的志愿者会指引你如何进行相关的联系。

4.
找出你想要的结果。
合理的期待:骚扰者停止联系你;你和你家人的网络安全得到提升
不合理的期待:骚扰者向你道歉、或者进行任何形式的补偿。
如果你想要进行一场控告,你可能需要支付高昂的律师费,或者诉求得不到满足。

5. 接受这些建议http://www.haltabuse.org/resources/online.shtml(即预防措施)

资料: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yberstalking
http://hk.norton.com/cyberstalking/article
http://www.haltabuse.org/help/respond.shtml
https://www.stalkingriskprofile.com/victim-support/cyberstalking
一个知名案例:《我要你的全部》——一名伊朗女子透过邮件指责一位英国作家拉斯顿剽窃、企图强暴她、反犹太主义、阴险无常。“她的电子邮件混杂着疯狂的怒火,错位的欲望和绝望的渴求。互联网就是她的武器,拉斯顿在书中写道:“怨恨从未有过如此有效的工具。”” http://article.yeeyan.org/view/135323/353816

关注网络滥用的第三方组织
working on halt online abuse http://www.haltabuse.org/
https://support.twitter.com/articles/20171366-trusted-resources 这是twitter提供的第三方关注网络滥用和精神卫生服务的机构网站即twitter账户。

顺便表扬一下twitter的举报自动回复邮件,里面包括了几点:
1. 我们非常重视你的遭遇
2. 你可以描述一下事件持续了多久?何时开始的吗?
3. 很抱歉我们只能处理推特上的内容。如果攻击发生在其他网站上,请联系其他网站的服务供应商。
4. 你还可以做这样的事情:
不要联系骚扰者;
将骚扰者封禁(不允许骚扰者观看你的推特内容即留言)或者将骚扰者拉黑。
在这个链接(https://support.twitter.com/articles/15794)你可以看到更多可以归为网络滥用的情形和应对方式。
你觉得受到威胁或者遇到人身危险,请联系警察,你可以直接给警察看这个链接(https://support.twitter.com/articles/41949)。
你如果不想联系警察,你可以看这里,可以联系这些受信任的机构(https://support.twitter.com/articles/20171366-trusted-resources

Got Your ACE Score?.

via Got Your ACE Score?.

这篇博客不仅包括了10项ACE(童年逆境测试)内容,而且包括原本ACE研究的结论。

 

ACE原本研究的网站做了一期podcast介绍ACE研究的结论http://www2c.cdc.gov/podcasts/player.asp?f=4504243 。

难以相信,这个结论是2010年才公布的。

 

 

今天是看http://www.businessinsider.com/psychological-evaluations-of-killers-reveal-5-surprising-lessons-2015-6?IR=T这篇发现提到了ACE测试。似乎我在上课的时候没有有关这个研究的内容。而我得知这个研究,是在The body keeps the score这本书里的。

MAOA  是第一个与反社会行为联系起来的基因。它是在1993年从一个荷兰家庭中发现的。有关它的历史请看这篇篇 http://geneticliteracyproject.org/2014/11/04/does-the-human-warrior-gene-make-violent-criminals-and-what-should-society-do/

一个脑科学家,Jim Fallon在研究精神病态的时候,也发现了自己有MAOA基因。于是他就拿自己的脑子开始扫……

The story he provided in TED and his interview on NPR TED’s radio hour

http://www.npr.org/2013/05/31/175613089/what-does-the-mind-of-a-killer-look-like

The Atlantic http://www.theatlantic.com/health/archive/2014/01/life-as-a-nonviolent-psychopath/282271/

可以看出,他真的是很自恋,很自大,完全不在意自己的行为有可能伤害到别人——但对他自己的妻子和女儿,他感到很困扰。

VICE’s interview, 有些问题看起来有点恶毒 http://www.vice.com/read/dr-james-fallon-makes-being-a-psychopath-look-like-fun-110

总之,我期待他从自己的大脑里挖出什么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