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Monthly Archives: 六月 2013

學了有關witness的東西這麼久,其中有一個最讓我不解的就是line up的問題。

作為一個普通人類,我看到一個靜態的2D臉部都會感到十分差異——因為我perceive一個人的印象並非僅僅靠面部特徵。而我捕捉到一個人面部的顯著特徵,必須要靠我和這個人認識了非常久才對。

問題是,witness testimony有一個presumption, 就是列一堆圖片出來,人類就可以辨認出哪個照片上的人見過哪個沒有見過。就我個體經驗而言,我是無法做到這一點的。除非我抱著強烈興趣跟這個人談論半小時以上。

這次又要寫同一個案子的報告。這個報告裡,證人是在一個光線成疑問的地方看到被告的。本人作為一個經常在路燈下面閒逛的人,清楚知道即使在成排的鹵素路燈下面,人類面部都是難以辨認的。

Wells and Olson 2002在有關證人心理的review當中提及,雖然大家都知道的常識是,光線不足就看不清楚人臉;可是沒有一個有關證人的實驗涉及到光線控制。

而我在試圖尋找這方面的文獻時,我發現機器識別人類臉部是及其取決於光線的。機器識別人類面部,準確率最低的就是依靠2D圖像,也就是和常見人類一樣的mug shot,因為強烈受限於光線和臉部動作。而更為先進的算法會計算動態的圖形變化(3D)和由於動態光線變化而造成的灰度(grey level)。

我不知道機器對人類臉部識別是否有啓發作用。不知道機器算法和人腦算法是否一致?

(是啦,正因為涉及算法問題所以我覺得fMRI的某種激活⋯⋯是不是也是算法的一種?所以其實找那個發光的點不是很靠譜的?)


 http://wang.ist.psu.edu/course/05/IST597/papers/Rama_face.pdf

這篇review是我看到的第一個把機器對人臉識別和之前人類對人臉識別的研究經歷並列起來講的。

對了,這裡也有提到一個動態/實時識別和靜態識別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