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Monthly Archives: 九月 2013

(Trying to be a Trial Consulting Forensic Psychologist….)

有关刑事责任能力中,辨认力和控制力辨别:(这一段着重书写的是辩护思路)

首先强调一个原则:刑事责任能力是一个法律问题。
简单来说,刑事责任能力的判断是指:危害行为和【精神病理症状】有无直接因果关系。但这个“因果关系”并不纯然是一个刑法问题。
因而所谓“辨别力”和“控制力”并非一般语境内的“了解自身行为以及控制自身行为的能力”。换一句话讲,这种能力的判断需要考虑刑法的立法精神和刑罚的意义。
因此,“辨别力”就是“了解自身行为的法律意义、法律性质和法律后果”,“控制力”就意味着“行为人的意志和情感活动是否不受病理性因素影响,能够自己实施或者不实施为刑法所禁止的行为的能力”。
因此,仅仅判断现实动机的有无、预谋或保护性行为是否存在不足以判断被鉴定人【是否存在】影响辨别力和控制力的【病理性因素】。
例如,一个精神分裂症患者,完全有可能因为病理性的妄想怀疑父亲下毒而预谋杀害父亲并潜逃;其犯罪准备和保护性行为都可能与普通人无异,但在这一例子中这个患者是没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的。

判断是否存在【病理性因素】并不是非专业人士所擅长的。针对此案,有关“病理性因素”的争议是“被鉴定人所持有的信念(被害人的母亲造谣陷害)是否是明显夸大的、有违事实的、病态的”。你可以进一步搜集相关旁证咨询你所信任的精神病专家。这个就是你之前一直试图推翻的“妄想”思路。
但是,根据你目前提供的资料,犯罪过程中的病理性因素很可能确已存在。我认为任何正常人的思维都不可能得出这一结论:因为一些不太严重的捕风捉影的言论可以杀掉可能散布言论的人的儿子。
但我的这一见解很可能尚有争论的余地。以下提供几个辩护思路,仅供参考。

1,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也许这种杀人事件是可以理解的、或者被鉴定人具有的是偏执性人格障碍,即她对任何事物都非常偏执。人格障碍在其他国家的司法实践中一般都被认为应当承担完全的刑事责任能力;而妄想性精神障碍(针对犯罪行为本身的妄想)一般都不承担完全的刑事责任能力。

2,部分刑事责任能力。
部分刑事责任能力即“不完全刑事责任能力”,行为人的刑事责任能力的【不完全】,有可能意味着90%的责任能力,也有可能意味着10%。判断刑事责任能力的多少主要依据其他因素来证明被鉴定人的责任能力的多少。宋振铎等在2006年的一篇文章《伤害案件中影响精神病人辨认能力和控制能力的多因素分析》*中提供了4个辨别能力的因子和7个控制能力的因子。你也许可以从中找到可以更多加以说明或者辩护的地方。
*宋振铎等,2006年,伤害案件中影响精神病人辨认能力和控制能力的多因素分析:
作案动机、幻觉妄想、有无精神病、情绪低落4个因素可以作为辨认能力的判别因子;作案动机、有无精神病、情绪低落、精神状态、意识障碍、人格改变、情绪高涨7个因素可作为控制能力的判别因子。(http://wenku.baidu.com/view/1956d8f481c758f5f61f67a7.html)

3,考虑其他影响主体刑事责任的因素
根据赵秉志的刑事主体理论,主体行为能力只是影响刑事责任能力的一部分;除此之外,案件社会属性(社会危害性)、犯罪情节、刑罚目的(预防犯罪)在犯罪人身上的实现,这些都可能影响量刑的判断。
一般而言,法官考量主要根据行为的社会恶性程度,一些特殊主体的犯罪(例如在本案中的教师)、特殊的被害者(例如在本案中的未成年人)或者特殊情节都可能会被认为有更大的社会恶性。这些都是除了精神疾病之外需要考虑的辩护要点。

最后总结一下:精神疾病有可能影响主体的刑事责任能力,主体的刑事责任能力体现于刑罚轻重。
这意味着:1)刑事责任能力不应仅仅考虑精神病因素。请在辩护中多加考虑此案中的特殊角色。2)刑罚的轻重和刑事责任能力是成正比的,但刑事责任能力并不是唯一一个决定刑罚轻重的因素。

希望你可以就这些意见和建议和你的辩护律师仔细商量一下。

 

1、偏执性精神障碍的诊断标准:
CCMD-3, ICD-10和DSM-IV对偏执性精神障碍的诊断标准是不同的。但是在实际操作中,中国精神科医生的诊断也很少依从某一个标准,更多的是从自身的经验进行判断。
(现在大型医院中会倾向于用ICD-10来进行诊断。)
ICD10和DSM-IV并不要求患者有严重的社会功能损害。但是,偏执性精神障碍患者的社会功能是有可能受到严重损伤的。


CCMD-3 编号21 偏执性精神障碍
偏执性精神障碍指一组以系统妄想为主要症状,而病因未明的精神障碍,若有幻觉则历时短 暂且不突出。在不涉及妄想的情况下,无明显的其他心理方面异常。30岁以后起病者较多。
[症状标准] 以系统妄想为主要症状,内容较固 定,并有一定的现实性,不经了解,难辨真伪。 主要表现为被害、嫉妒、夸大、疑病,或钟情等内容。
[严重标准] 社会功能严重受损和自知力障碍。
[病程标准] 符合症状标准和严重标准至少已持续3个月。
[排除标准] 排除器质性精神障碍、精神活性物质和非成瘾物质所致精神障碍、分裂症,或情感性精神障碍。
[说明] CCMD-3 中偏执狂(妄想狂)与偏执状态 (类偏狂)已合并为一个诊断,使用同一编码, 这与 ICD-10 和 DSM-4 一致。

ICD-10的诊断标准:
F22.0 Delusional disorder
A. The presence of a delusion or a set of related delusions other than those listed as typical schizophrenic under
F20 G1.1b or d (i.e. other than completely impossible or culturally inappropriate). The commonest examples
are persecutory, grandiose, hypochondriacal, jealous (zelotypic)) or erotic delusions.
B. The delusion(s) in A must be present for at least three months.
C. The general criteria for schizophrenia (F20.0 – F20.3) are not fulfilled.
D. Persistent hallucinations in any modality must not be present (but transitory or occasional auditory
hallucinations that are not in the third person or giving a running commentary, may be present).
E. Depressive symptoms (or even a depressive episode (F32.-)) may be present intermittently, provided that the
delusions persist at times when there is no disturbance of mood.
F. Most commonly used exclusion criteria: There must be no evidence of primary or secondary brain disease as
listed under F0, or a psychotic disorder due to psychoactive substance use (F1x.5).
(简单翻译如下:
F22.0
A. 持续性的某一妄想或者某一系列相关的妄想,但是这些妄想不具有典型的精神分裂症特点:例如列在F20.G1b和d的(F20.G1b:被控制,特别是肢体的被控制感,或者特定的思想、行动、感知觉的被控制;F20.G1d:持续性其他妄想,而且这些妄想和文化是不协调的,或者绝对不可能的)。
B. 这些妄想持续至少3个月
C. 不符合精神分裂症的标准
D. 不存在持续性的幻觉(但是偶然的、非来自第三人幻听或者评论性幻听可以存在。)
E. 期间可以有抑郁性症状(或者抑郁发作期)但是妄想也应该应该出现在没有情绪低落的时候。
F. 最常见的排除标准:排除器质性脑疾病或者因为精神活性物质的使用而产生。)


DSM-IV 297.1 妄想性疾患(DelusionalDISorder)(155)
註明類型 :色情狂型/自人型/嫉妒型/被迫 害型/身體型/混合型/未註明型
A·非怪異的妄想 (意即與可能發生於 真實生活的情境有關 ,如被跟蹤 、被下毒 、被傳染 、被暗中愛慕、被配偶或愛人欺騙 、或 正 有 一 種 疾 病 ) 為期至少一個月 。
B·從未符合精神分裂病診斷準則A項 。
注意 :與妄想主題有關聯的觸幻覺與嗅幻覺,可以在妄想性疾患出現 。
G 除了妄想或其相關事物的衝擊影響外 ,功能並 未顯著受損 ,行為也無明顯奇特怪異之處 。
D·若情感性發作曾與妄想同時發生 ,其總發作期 問 ,相對於有妄想的總期間而言甚為短暫 。
E·此疾患並非由於一種物 質使用 (如:藥物濫用 、臨床用藥)或一種一般性醫學狀況的直接生理效應所造成 。

 

DSM-IV:和妄想型精神障碍相关的特征和其他精神病症状:
社会、婚姻和工作上得问题都可能来自于妄想型精神障碍。妄想信念可能会导致被提名感,也有可能会引发情绪上的易激惹或者紧张,甚至会引发暴力性行为。妄想型精神障碍有可能会引发好诉行为,或者大量的医学检查。听力障碍或者社会压力较大(例如移民、低收入)的人也有更高可能性患上妄想型精神障碍。重度抑郁发作也更有可能在妄想型精神障碍患者身上发生。妄想型精神障碍也有可能和强迫症、身体畸形疾患、偏执性、分裂型、回避型人格障碍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