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鼠攻击性基因

在有关攻击性行为的研究中,大鼠的基因模型是目前流行的方式之一。最近看到一篇报道,来自pansci:http://pansci.tw/archives/54964

Kollack-Walker 和 Newman (1995)在倉鼠的研究中發現,位在下視丘腹側 (Ventrolateral subdivision of the ventromedial hypothalamic nucleus, VMHvl),一個以往被認為負責生殖行為的腦區,同時在「交配」以及與「雄性間相互攻擊」時都產生了活化,但活化的情形並不相同。

David Anderson的研究團隊則進一步在小鼠的實驗中,證實了VMHvl同時存在著「交配時活化」、「攻擊時活化」以及「交配及攻擊時皆會活化」的神經元。

研究人員利用光遺傳學的技術,使得特定的神經元表達光敏感受器,那些表達光敏感受器的神經元就能夠被植入腦部的光纖所任意的操弄,光一打開,特定的神經元便會因為光的誘發而產生電衝動(或被抑制)-可以參考:Ed Boyden: 為神經元安裝發光的配備基洛.米辛博的基因改造大腦。實驗的結果發現,當光線照射到這些VMHvl 神經元後,果然立即可以觀察到雄鼠產生一個明顯的攻擊行為,而且一旦這些神經元被活化,攻擊的對象彷彿便喪失了某種程度的專一性不論當時的入侵者是已經被閹割的雄鼠、或是可以與牠做愛的性感雌鼠,甚至是一隻橡膠手套都將成為這隻抓狂雄鼠的攻擊目標。

然而這個實驗最有趣的還不僅於此,同樣是在雌鼠進入箱子中,在牠們相遇的不同時期利用光將VMHvl負責攻擊行為的神經元開啟,卻有全然不同的結果。這項分析發現,當雄鼠和雌鼠才剛相遇而尚未開始交配時開啟光源,雄鼠有超過80%以上的可能仍然會攻擊雌鼠;但等到牠們已經開始交配的時候再開啟光源,雄鼠的腦似乎就不怎麼聽從這些神經元的使喚,攻擊的機率低於40%;重頭戲來了,當進入了交配的尾聲,最後雄鼠射精了之後,這時再開啟光源──你沒有猜錯,雄鼠攻擊雌鼠的機率瞬間回升到80%附近,且與交配前的那一組數據沒有統計上的顯著差異。

Anderson指出演化驅使這兩個看似南轅北轍的行為有如此的關聯,可能是為了防止交配時雄性對雌性進行不當的攻擊。回到人類來看,極端且可能傷害他人的性暴力行為很有可能就是這個相互牽制的神經迴路發生了問題──暴力與性同時發生。檢視人類中許多相關的反社會病態人格以及異常的性暴力行為,是否也有同樣的神經迴路發生異常,是下一步科學家需要藉著腦造影或其他更多新的技術探索的,若結果是肯定的,那麼將需要更多的努力去釐清從遺傳到環境的各種因子中,如何塑造出這樣的迴路,影響個體的一生。

Anderson倾向于认为“性”和“攻击”是两种互相排斥的行为——

但从人类文化中理解发现,“性”和“攻击”更像一枚硬币的两面,性很容易延伸/或者作为一种暴力行为而被使用。这种“神经回路异常”很难被认为是一种“异常”;一度流行得性别和权力关系的历史学可以将人类的历史解释为性和攻击得历史。新的研究技术和方法将抽象的心智现象与具体的神经通路链接了之后,能不能给人类的现象一种新的解释和启示?

  1. Anderson, D. J. (2012). Optogenetics, sex, and violence in the brain: implications for psychiatry. Biological psychiatry, 71(12), 1081-1089.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